<address id="rvrtj"></address>

                  <address id="rvrtj"><form id="rvrtj"><meter id="rvrtj"></meter></form></address>

                      15條關于不正常的經典語句

                      內容編輯:好句子網 內容欄目: 空間說說
                      15條關于不正常的經典語句

                      ●被精神病了,你做的一切都是不正常的。 ----庫里奧多

                      ●徐冰談作品《何處染塵埃》:

                      《何處染塵埃》其實是它是面對一個巨大的歷史事件和事實。當時看著雙塔倒下來的時候你不知道該怎么判斷……其實我是覺得等于是恐怖組織利用了這兩棟樓本身所聚集的太多的不正常的 能量把它給摧毀了,回到這土的關系中,而這個東西是最恒定的。其實,這個作品也不是談911本身的,還是在談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的關系。 ----徐冰《十三邀》

                      ●她的眼睛已經完全變成了墨綠色,水波粼粼得就算沒有開啟雙眼的異能,也充滿著迤邐的魅惑,在深海里閃爍著不同于人的明亮光芒,明明讓人覺得不正常,卻異于常人的美麗更能蠱惑人心。 ----水千澈《重生之國民男神》

                      ●噴子的思維是什么樣的?

                      我以為,這個問題是在問,為什么我覺得挺正常的事,那些人會覺得不正常?為什么他們不僅覺得不正常,還感覺很憤怒?為什么他們憤怒了,就會采取攻擊性的方法來對待我?我如何理解他們?

                      所以,如果想要理解噴子,并緩解自己的不適感的話,很簡單啦:

                      理解噴子們是在憤怒;

                      我可以不為碰到噴子而憤怒,因為怒氣沖沖的人說話總是會沒有分寸感的;

                      我憤怒的時候同樣是個噴子,盡管我可能有技能把自己偽裝成理客中;

                      我可以想想他為什么要憤怒,如果能夠理解的話,感覺是又認識了一種我不熟悉的思維模式呢,如果不能理解,那也沒有辦法,人的思維模式差得這么多。 ----《噴子的思維是什么樣的?》

                      ●就你的失去而言,為愛人之死感到內疚并認為你對愛人之死要負部分責任的想法是不正常的,即使你認為你錯過了他們曾給你發出的信號或者警告。如果是這樣,試著練習下面的積極自我肯定:

                      我要化內疚為力量。

                      我意識到開始了他/她的靈魂之旅。 ----露易絲·海《心的重建》

                      ●人的四條心理防線可以稱之為上限、下限、左限和右線。下限即是底線,右線即是控制欲產生的控制線,一旦事物或人脫離于掌控之外或可能脫離都會觸動到這兩條線從而做出反應,這是很正常的。不正常的是上限和左限:上限、當受益超過預期時會受到觸動而做出反應;左限、當本來掌控和支配我們的人沒有做出掌控可支配時會被觸動并生起反應。 ----瘋師《瘋師語錄》

                      ●比利偷偷張望了一會兒,終于發現戴姆站在房間的另一端,正在研究一塊巨大白板上的球隊陣容名單。“假如不是民主,”比利從背后接近戴姆時,他嘴里正念念有詞,“也不是共產黨,那是什么呢?” “什么是什么?” “沒什么。玩得開心嗎,比利?” “還好吧。”他湊近戴姆,低聲說,“班長,這兒有些人瘋了,腦袋不正常。” 戴姆笑了。“那我們呢?” 管他呢。比利注意到戴姆的橄欖球上一個簽名也沒有。 “班長,我們可以聊聊嗎?” “可以啊。”戴姆繼續研究陣容名單。 “是私事。” “我是你這輩子最好的朋友。” “啊,是這樣,那個,我見到了一個姑娘。就在,今天。剛才。啦啦隊里的,其實。” 戴姆立刻虛情假意地嚷嚷道:“恭喜。” ----本·方登《漫長的中場休息》

                      ●剛畢業就失業很正常,不正常的是逃避工作、脫離社會、宅家啃老,而且這種不正常的現象不在少數。我只是想說:工作是不會死人的,不工作才會死人。

                      ●自從遇見你,什么都不正常了,大腦總是轉到你那就轉不動了,小心心也不爭氣了老往你那跑,手機總是不自由住翻到你的頁面空間,手也不受控了提起來筆就是你的名字,眼睛也不好使了,說著要從你身邊離開卻總是找不到出口看不清路。

                      ●不矛盾才不正常。

                      我在矛盾里生存。

                      ●日本國旗不正常啟示:白天出現太陽?有這么玩的嗎?符合色彩學嗎?

                      正常啟示:把紅太陽插幾個窟窿:那叫太陽黑子。

                      把紅太陽剪掉:那叫太空黑洞。

                      把紅太陽涂白色:那叫一部電影《舉起手來!》

                      ●愛逞口舌之快者,既沒有解決問題,又添油加醋的跟著亂,解決不了問題還要帶一堆人給別人添亂,然后問怎么辦?誰干的什么,后果誰負責。

                      相反,真正懂得的人,不會在需要安靜的時刻,不會刻意彰顯關心,不會刻意給人制造不正常的生活,這是懂得的人,不懂的人,多說無用,不懂就算了。

                      ●不正常的愛情讓不怎么正常的人變的完全不正常!

                      ●當一種不合理的現象已經被認為很正常的時候,大多數正常人的正常腦子已經出問題了。精英在看待一件事情的時候,首先看的是它合理還是不合理,而庸人在看待一件事情時,首先看的是它正常還是不正常。

                      ●一個傻得可以,腦子有問題又摳門的老板,

                      一個精的可恨,自以為聰明又事多的老板娘,

                      再加一個又懶又滑,討人厭的糟老頭子。

                      每天都要面對他們,一天一小氣,三天一大氣,把我折磨的快精神不正常了,我也是夠了。

                      ●愛情的腳步,是心跳。正常的健康。不正常的,心律不齊。

                      ●曾經有一個人把世界上的人分為三類,一類是快樂,一類是傷心,而另外一類是帶著面具的小丑。快樂和傷心都是單重純凈人格。而小丑則兼具著快樂與傷心,具有雙重人格,帶上面具,則會給人帶來快樂,摘下面具,則是自己的悲傷,有面具遮擋時,沒人在意面具后的人,人們在意的是你帶來的是快樂,所以你總是被人們貼上傻子的標簽,但人們總是忽略你的另重人格,你是個精神分裂的人。你喜歡聽風,你喜歡淋雨,你喜歡在憂郁時大笑,你也喜歡在大笑時憂郁,人們都說你有點不正常,但在我看來你是一個情感豐富的人。

                      致那個人。

                      ●最近總感覺身邊的一些事,令我很在意,值得令我思考。但是總感覺哪里有些不符合常理…

                      一些言辭…一些舉動…都造就了一段不正常而又變得再正常不過的片段!

                      ●在愛情到來的那一刻,你有所遲疑有所懷疑,未必是不正常的。慢慢的相處下來,你就想和他在一起,再擁有的遲疑也只是對自己的不自信。

                      ●孤獨常伴一生~~

                      人,生來孤獨,精神永遠殘缺,

                      總是害怕一個人,但事實上我們終究還是會一個人。

                      我們的生活毫無波瀾,乏善可陳,即使是在生日或節日也覺得平淡無奇。

                      到底是生活缺少樂趣,還是說你缺少發現趣事的能力,

                      沒人能懂你的孤獨,沒人能了解你的的世界。

                      在社交網絡越來越發達的今天,我們用各式各樣的方式來抵抗孤獨,讀書,電影,游戲,旅行,社交聊天,卻還是不能長久擺脫它,孤獨好像無處不在,讓你無處可藏。

                      如果此時的你還想標榜自己的孤獨,

                      申訴自己內心的孤獨壓抑情緒,

                      那么,你不過是在無病呻吟,

                      精神不正常罷了,

                      是的,你的孤獨不值一提。因為我們都是落寞患者。

                      孤獨是一個人的狂歡,狂歡是一群人的孤獨,僅此罷了。

                      ●事情有時候是以巧妙而狡黠的方式完成的,可是行動的支配和行動的起始卻往往是混亂的,取決于各種不正常的印象,好像在做夢。 ----陀思妥耶夫斯基《罪與罰》

                      ●依靠別人依靠社會而享受安逸久,會把一些正常現象視為不正常是錯誤的,忘了這是維持生存的基礎。

                      ●講話不過腦子 做事優柔寡斷 沒事喜歡瞎想 腦回路也不是一般的不正常 這樣的我 你還喜歡么

                      ●這個世界到底怎么了?把正常的 看作不正常,把發生的看做自然。瞧,這就是人生。

                      ●在你明白自己是不正常的時候,或許你就正常了。

                      ●我其實也一直都不正常,只是因為有你在身邊

                      ●很久以來,老鼠們住在城鎮和農場中,或是潛入船倉,或是在地板上打洞,偷吃食品。有時候,人們指責我們咬傷兒童;我不相信!我們當中誰都沒干過這種事——也許在城市里條件最差的貧民窟中,某些精神不正常的老鼠干過。當然,人類自己也會干出這種事來。 ----羅伯特·奧布賴恩《費里斯比夫人和尼姆的老鼠》

                      ●勇敢常常被當做精神不正常 ----《婦女參政論者》

                      ●有人對我說,我是條咸魚,像海邊的垃圾,隨著洋流隨處漂蕩像個瘋子一樣根本不了解自己。

                      我知道自己總是表現得不正常,別人說頭不合適我也不會反駁,自己何嘗不了解自己我知道自己心里靜不下來,很躁動,卻又很想改變。

                      我寫作文都是為了發泄情緒,因為我不想發泄情緒給別人,我曾經因年少的輕狂犯過許多錯,但我不想道歉也不會道歉。

                      我的情緒在南北回歸線之間,而生活就在兩極,兩者相融自己就生活在赤道。

                      我想跨越珠穆朗瑪峰,越過喜馬拉雅山脈,潛入海底八千里,沖進大氣層。

                      如果有一天槍對著自尊,我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開槍。

                      ●對藥物成癮或酒精成癮的易感性同樣取決于歷史上新出現的不正常條件。對酒上癮的易感性有很大的遺傳影響,但是在能夠經常得到至少含百分之幾酒精的飲料之前,最多也不過是一個中等程度的問題。在農業開始發達、釀酒業找到能夠耐受高濃度酒精的酵母之前,這些基因也許完全不引起任何問題。搜索酒癮基因也許會證明不會有結果,可能在不同的染色體上有許多基因,是它們的綜合作用使一個人對酒精上癮易感,這些基因之中,有些可能有某些好的作用,例如,傾向于不怕困難堅持追求想要達到的目標,或者傾向于對某些大腦區域的刺激的反應可以大大加強,在有的學者可能假定濫用藥物的人有一種基因缺陷時,我們認為這些基因的因素也可能是許多遺傳脫軌的例子之一而已。 ----《我們為什么生病》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乐彩平台乐彩主页乐彩网站乐彩官网乐彩娱乐 温岭 | 阿坝 | 永新 | 连云港 | 咸宁 | 黄山 | 巴音郭楞 | 青海西宁 | 南通 | 大连 | 台湾台湾 | 庄河 | 九江 | 临沂 | 柳州 | 聊城 | 万宁 | 宝鸡 | 湛江 | 白沙 | 台北 | 淮北 | 五指山 | 乌兰察布 | 迁安市 | 梧州 | 禹州 | 德宏 | 德州 | 莆田 | 池州 | 梧州 | 文昌 | 鹤壁 | 锡林郭勒 | 新沂 | 双鸭山 | 开封 | 周口 | 安阳 | 肥城 | 垦利 | 仙桃 | 德州 | 绥化 | 曲靖 | 雅安 | 宣城 | 景德镇 | 余姚 | 延安 | 乳山 | 忻州 | 昆山 | 徐州 | 乐清 | 灵宝 | 珠海 | 韶关 | 黄山 | 定州 | 昌都 | 资阳 | 喀什 | 昌都 | 巴彦淖尔市 | 通化 | 石河子 | 铜川 | 鄂州 | 安康 | 朝阳 | 雅安 | 锦州 | 宜都 | 昌吉 | 如东 | 南通 | 延安 | 赵县 | 金华 | 安阳 | 衡水 | 福建福州 | 绍兴 | 齐齐哈尔 | 新泰 | 珠海 | 偃师 | 萍乡 | 鸡西 | 东营 | 东方 | 乌海 | 酒泉 | 安徽合肥 | 营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