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rvrtj"></address>

                  <address id="rvrtj"><form id="rvrtj"><meter id="rvrtj"></meter></form></add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 詩歌大全 > 古詩詞大全 > 詠傀儡

                      詠傀儡

                      內容編輯:好句子網 內容欄目: 古詩詞大全
                      詠傀儡

                      鮑老當筵笑郭郎,笑他舞袖太郎當。

                      若教鮑老當筵舞,轉更郎當舞袖長。

                      賞析

                      楊億是宋初西昆體詩派的代表作家之一,其詩,如《淚》、《無題》等組詩,頗能反映出西昆體詩的特點。不過,其中也有與西昆體迥異之作。上錄《詠傀儡》便是一首別有風味的佳構。

                      這首詩用樸素自然的語言詠傀儡以言情,形象生動,耐人咀嚼。詩題《詠傀儡》,意為吟詠木偶戲中的木偶。詩的前兩句“鮑老當筵笑郭郎,笑他舞袖太郎當”,“鮑老”,是宋代戲劇中的角色;“郭郎”,是戲劇中的丑角,詩中系指木偶戲中的木偶。這里,著墨無多,卻使鮑老與郭郎的形象躍然紙上。詩人寫鮑老,突出一個“笑”字;寫郭郎,則緊扣其“舞袖太郎當”(衣服寬大,與身材不稱)。透過這兩行詩,我們仿佛目睹鮑老當筵笑郭郎的笑容,耳聞其笑語,也仿佛看到郭郎甩動著寬長的衣袖機械起舞的舞姿。

                      詩的后兩句“若教鮑老當筵舞,轉更郎當舞袖長”,筆鋒一轉,作出假設:倘若讓鮑老當筵舞,則鮑老的舞袖較之郭郎反而更顯得寬長。這兩行詩,令人讀后忍俊不禁:哦,原來那個譏笑郭郎舞袖太郎當的鮑老,其舞袖更為郎當。這樣,鮑老就成了一個缺乏自知之明的角色,他對郭郎的譏笑,也就變為他的自我嘲笑。

                      顯然,這首詩在藝術上的特色是寓譏刺于幽默之中,詩旨不在寫鮑老笑郭郎舞袖太郎當,而在譏刺鮑老缺乏自知之明,以及傀儡的身不由己。但詩人不是以一副嚴肅的面孔,聲色俱厲地呵斥之,而是面露笑容,說出蘊藏著譏刺鋒芒的幽默話來,從而,令人于一陣輕松發笑之后,陷入沉思,有所領悟。這種寓譏刺于幽默之中的藝術,較之直露譏刺鋒芒要委婉含蓄,耐人尋味。

                      這首詩,題為《詠傀儡》,表面上看是詠傀儡,其實,在詠傀儡中又另有所譏。從郭郎的舞袖太郎當,從傀儡的身不由己,從無自知之明的可笑的鮑老身上,我們極易聯想到社會生活中那些為他人所操縱、身不由己、缺乏自知之明的形形色色的人物。以質樸、幽默的語言詠傀儡來譏刺世態,這便是《詠傀儡》一詩的作者之匠心所在。

                      (原載廣西大學《閱讀與寫作》月刊,1988年第1期)

                      贊助推薦

                      #第三方統計代碼(模版變量)
                      乐彩平台乐彩主页乐彩网站乐彩官网乐彩娱乐 果洛 | 池州 | 昭通 | 日喀则 | 丹东 | 北海 | 四平 | 萍乡 | 西双版纳 | 临沧 | 邯郸 | 海丰 | 昭通 | 汕头 | 唐山 | 铁岭 | 海北 | 漳州 | 阿拉善盟 | 张北 | 保定 | 包头 | 张家口 | 嘉峪关 | 五家渠 | 松原 | 涿州 | 宿迁 | 林芝 | 定西 | 黄冈 | 沧州 | 聊城 | 承德 | 台湾台湾 | 赵县 | 邵阳 | 余姚 | 广饶 | 白银 | 定安 | 万宁 | 海南 | 兴化 | 长兴 | 齐齐哈尔 | 长治 | 汝州 | 三明 | 南京 | 绥化 | 牡丹江 | 肇庆 | 海宁 | 和田 | 姜堰 | 宁国 | 六盘水 | 丹东 | 塔城 | 遵义 | 四川成都 | 宝应县 | 威海 | 郴州 | 丹阳 | 玉溪 | 灌云 | 新沂 | 海拉尔 | 鸡西 | 泰州 | 锡林郭勒 | 肥城 | 双鸭山 | 石狮 | 辽阳 | 崇左 | 博尔塔拉 | 湛江 | 自贡 | 三门峡 | 玉环 | 潍坊 | 禹州 | 镇江 | 佳木斯 | 常州 | 垦利 | 邯郸 | 通辽 | 汉中 | 白银 | 潮州 | 昭通 | 苍南 | 涿州 |